日曆

五月 2022
« 三月    
 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31  

我和哥哥所走過的路 單細強(會員單細紅妹妹)

摘自2010/11年度4-6月季刊中牽動心弦有關單細強的文章

我的二哥單細紅在孩童時候,發高燒引致腦膜炎,因而導致他的腦部受損,成為中度弱智,右手右腳萎縮。 

在他成長的年代,香港政府對智障及傷殘人士的照顧不那麼重視,而我的父母也不知道有甚麼機構可以幫助他,因此,我二哥沒有進過學校,也沒有得到家庭以外的訓練和關注。 

在他的青少年時期,由於他曾外出沒有回家,失蹤好幾次,害得我父母四出找尋他。我母親在極度擔憂之下,曾帶著我一同去到問米婆處,希望得到二哥安危的消息!至終,為了二哥的安全,為了不失去兒子,父母逼於無奈,曾用鐵鍊鎖住他的腳腕,而他也曾無數次哀求我們開鎖,讓他可以自由行走! 

過了一段日子,二哥再沒有離家出走,父母明白,不可能終日要求他待在家裡,無所事事,於是,准許他自由出外,只吩咐他每晚都要回家。在我年紀尚小的時候,家人都不理解他,也不懂得如何教導他、幫助他。 

我二哥很喜歡接觸人,常常主動與陌生人打招呼,與人交談。他雖然只有左手活動自如,行路一拐一拐的,頭腦不及正常人,但他靠著自己僅有的能力,在銅鑼區、車站、港外線碼頭等地方四處兜售香口膠,因此,在銅鑼灣區出入的人,都認得我的二哥。每逢政府大球場有足球賽事,也有人找他買「波報」。

 在外四處流蕩,二哥也染了一些壞習慣,扮乞丐伸手問人要錢、抽煙、喝啤酒。曾有一段時間,他在日間到專門訓練智障人士的中心學習,回到家裡,就將他所學習到的歌曲唱給我們聽。我相信,這是他出生以來,生活過得最健康、最快樂的日子。可惜,由於他已習慣一個人在外無拘無束的生活方式,因此,在中心內,曾伸手問職員要錢,不聽指導等等,不久,他被開除了,回復在外四處流蕩的生活。

 在那個年代,香港巿民對「智障」不認識,我的父母、大哥及三哥,完全不理解他,也沒有想過,我們做兄妹的,可以教他照顧自己,教他認字。一家人,每當他做得不對,只知道責備他。有一些鄰居,以「傻子」稱呼他,每當他聽到別人這樣喊他,他就極之氣憤,甚至以粗口咒罵對方!我嘛?亦順利成章被不認識的街坊稱為「傻子的妹妹」!

 我二哥,對家人來說,可能是一個包袱,因此,當我在一九九一年往加拿大進修時,我心裡以為,沒有跟他一起生活,毋需要再照顧他,我可以甩掉這個包袱啦!豈料,三年在外國讀書的日子,我終日惦念的是他,我擔心,與他一起生活的三哥三嫂,會不會好好的照顧他呢?畢業在即,考慮去留,要照顧我二哥是促使我決定回香港工作的最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二哥是在九七年發病的,起初,左手不由自主地微微震動,醫生說,是由於小時候腦部受損而引致,病癥有如柏金遜,只需要服用小劑量的藥。不久,他經常說,左腳疼痛,晚上甚至痛得大哭起來,弄得我和父親沒法入睡。

 醫生說,小時候腦部受損的人,身體退化比正常人提早十年,何況我二哥四十多年以來,都是只靠左腳一拐一拐的走路,全身重量壓在左腿上,因而引致疼痛,隨著年紀愈長,退化的癥狀愈多。

 因著他健康走下坡,我陪他到醫院的日間訓練中心學習用拐杖行路,陪他參加物理治療課程;後又得到轉介,到復康院造右腳的腳托。為了舒緩二哥左大腿的疼痛,我帶他到中醫診所接受一連串的針炙治療,其後,找到了推拿師傅上門,繼而找到氣功師傅來幫助他。

 自從九七年之後,隨著二哥身體的退化,他愈來愈需要別人的幫助。現在,他的起居飲食都倚賴別人的照顧,出入以的士代步。

 多少時候,每當看著二哥因著身體不適、因著疼痛而哭號…我都不禁問:為何偏偏選中他?假若他患腦膜炎,救不來,離開世界,就毋需要受苦!活下來受苦有何意義呢?

 人生當中,很多事情是人沒法憑自己有限的智慧去解釋的。我不同意,因著二哥前生做了壞事,我不相信,我或我的家人種了甚麼冤孽,絕對不是這回事。

 我二哥因一次高燒,成為腦膜炎的受害者,不能責怪任何人。他本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,愛與人交往,時常關心人,卻因著腦部受損,不單受盡肉體的痛苦,一切正常人享有的生活,他都沒法享受得到。然而,生命無價,無論這個個體是健康還是殘缺,是充滿智慧還是一無所知。我們必須尊重和愛護生命,我們這些健康的人,是幸運的一群,應該努力幫助不幸的人。

表面上,是二哥完全倚賴我,需要我的幫助及照顧,但我不是這樣想的。二哥給我的是更深層次的東西!因著陪伴他經歷這段人生路,因著與他一起生活,讓我更能體會香港智障家庭所承受的壓力,多少智障人士的父母,他們比我付出更多,眼淚比我流得更多。在照顧二哥的時候,經常都有發脾氣,甚至破口大罵的時候,使我更認識自己的無能!在頭腦上的愛心,無能力實踐出來!不過,每一次,即或完全是我的不對,二哥都原諒我,這樣反而令我更感歉疚!二哥就好像一面鏡子,照出我的真貌!在殘障者的身上,看見自己人格上的殘障。雖然他的智商只及一個七、八歲的孩童,但他很會關心人,每次上班,他都問我,晚上會否回家吃飯;有時在例假日子仍要上班,就會收到他的投訴:放假都要上班?每當因著工作上的不快,很想退下來,但想起要照顧二哥,我就收拾心情,堅毅面對困難。他的存在,使我勇往直前!

 作為妹妹,盡我所能,希望減輕他的痛苦,讓他的日子過得好一點,讓他感受到家人對他的關心。盡量學習放下愁緒,珍惜每天和他一起生活的日子。他日,我們將在天家相見,我的二哥不再需要拐杖、不再需要輪椅,他是那麼健康、那麼愉快,他將會奔向我,張開強而有力的雙臂迎接我,說一聲:「我的好妹妹!」

Comments are closed.